Board logo

標題: 《解脫大手印》—必須要看懂的前導文 [打印本頁]

作者: 祥雲飄飄    時間: 2009-8-4 05:22     標題: 《解脫大手印》—必須要看懂的前導文

《解脫大手印》—必須要看懂的前導文



擁有虛名的第四世祿東贊行人講述




    在說到《解脫大手印》之前,我首先要寫段前導文,這前導文是修學《解脫大手印》非常重要的指南,《解脫大手印》是第三世多杰羌佛親傳的佛法,是佛法中最高的佛法。第三世多杰羌佛說偈雲:「今說解脫大手印,統攝八萬四千門,當場即證虹界境,換身體外悟空性」。我們從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四句偈中,就知道在這世界上,除了現量大圓滿和金剛換體禪等勝義最高佛法之外,根本就找不到一個時辰(兩個小時)之內成就的佛法,但是這佛法必須依宗旨而修,而佛陀師父的六言偈就是宗旨,宗旨規定「育己利他,造良樹德,諸惡莫作,眾善奉行,最勝菩提,解脫手印」。我們唸完了第三世多杰羌佛的這六句佛言宗旨,前面四句一目瞭然好理解,後面兩句必須從《解脫大手印》法本儀軌中去見真源。總之這六句宗旨徹底公告了佛陀師父在這個世界教導眾生的人生目標,宣明地透視標明了佛法在世間不離世間覺。其宗旨涵義是首先我們必須教育好自己,教育自己的目的是為了利益他人,我們要造就他人成材樹立良好的道德品質,凡是一切壞事我們都不能做,而所有對眾生有利的、一切好的我們都要做,最高殊勝的解脫成就佛法就是《解脫大手印》,因此只要我們深入《解脫大手印》讀誦思觀修學,當下就知道第三世多杰羌佛是何等至高偉大,其傳給我們的佛法是史無前例的無上妙寶。

    大家在未修學佛陀師父所傳的《解脫大手印》前行、正行、結行之前,我利用這一個機會寫一前導文,以便如法順暢修學《解脫大手印》,同時在這裡我也順緣說一下我自己。我是一個很普通的修行人,法名叫慈仁嘉措,虛名擁有第四世祿東贊法王,在華藏天頗有職,由於多生業力的緣故,這幾十年我經過法門風風雨雨無數,難以用語言文字可表說。我學過顯教,深研過很多論著,如般若論六百卷、因明論、中觀論、大乘解脫道論、菩提道次第廣略二論、成唯識論、百法明門論、制惡見論、俱舍論、戒律論等等,對於經藏就更不用說,看過很多了。我入過密乘、閉過關、參過禪、唸佛誦經,修過不少密法儀軌,深入過時輪金剛十萬頌,體解他空見,後來主修大圓勝慧,確實獲得了一些受用,但深知不足。於九五年有緣在成都見到第三世多杰羌佛,經過聽聞開示後,我當下慚愧無比,才知道自己在佛陀的智慧鏡上照出的原形,是怎樣地難堪,膚淺到了小學生的程度,所以當下敬祈拜到第三世多杰羌佛座下為徒。佛陀師父來到美國第一步住在我家約一年,時經八年之久,傳過我很多法和上妙口訣,我努力修了,大概是業力深重,好不容易總算明白了真心之諦,終於對生死的問題有了把握。由於年歲大了,色身多病,我想坐化換一個身體再來自覺利他,在走之前我應該做一件事,考量到佛陀師父曾經開示過的《法財兩端對比觀》。一者,如果一個人沒有真誠的供養心,那是眾生的自然天性是正確的,但如果在六年觀察師資,確實證明其師是真正的聖者的話,弟子還不誠心,這就不正確了。二者,領受上師的灌頂修法並自己修得成就聖量時,不知報恩,不知供養為基本之虔誠,這就太墮落愚癡了。當然我這八年來一直跟在師父身邊,無有多話可說只有一句「師父是真正的佛陀」,因此這些年我隨時作供養,但師父是不收供養的,乃至我為師父買了什麼東西,他也會把錢補給我;不但如此師父還經常把自己創作所賣的錢拿來支助修行人和救濟災貧,現在有幾個寺廟的出家人與在家人就是靠師父勞動繪畫的錢在生活,所以我每次供養都是失敗的,全部退回。三者,這世界上我只見到過我的佛陀師父有如此行舉,雖然這樣,但這一次我要依法行事,所以便與親人們商定後,決定把財產立辦一個遺產信託供養佛陀師父。當天晚上研究後,第二天早上我便開車去拜見師父,一路上春光明媚,百花豔姿,而車前出現了一道虹光境,很是神瑞,我認為這是誠心的感召。我們很快到了佛陀師父住所,結果師父早已知道,一見面就對我說:「虹光也算錯誤知見認虛幻圖形,如果供養了又後悔怎麼辦呢?」,我和親人們當時嚇了一跳,師父說:「誠心易,重法難啊!我很高興,如果神聖的佛法還不如你的財產珍貴的話,那已經證明你的凡情價值是大於如來正法的比例,落入錯誤知見者只可以修常規佛法,因為你是以常人俗事利益為重的。但更要注意的是,如一個為師者,見到小錢不接收,見大財就領受,乃至小錢大財來者不拒,一律貪得,奪食眾生財物為己有。我明確告訴你,此人無論是什麼身份地位,他不是聖者,根本就是一個身披法衣的凡夫騙子,乃至是妖魔,跟他學佛將會毫無受用,而且由於邪知見地,帶你永住痛苦輪迴。」師父還說:「你們所有親人都同意並決定把一切財產都供養我了嗎?」我非常高興確定地回答:「是的!就今天全部供養了,但是也留下了我們的基本生活。」師父說:「太好了!那你們就供養吧!今後跟著我吃穿就行了,反正你們供養的財產幾輩子也吃不完了。」我當下寫了供養文書和贈與書,敦請師父去公證,師父說最好的公證是交給佛菩薩,然後把文書、贈書放在火上燒成了灰。就在這時佛陀師父對我說:「移交先不要辦,你認為你能解脫成就嗎?」我回答說:「成就是沒有問題了,已住清淨法身。」師父說:「虹光身大聖法王第四世土登成利華桑波多智欽法王才沒有問題,你可不能講這話啊!法身無相但要真空生妙有,為什麼你有生病的顯報?你能讓無相法身顯一虹光世界佛土和聖者們相達一處嗎?還差得遠呢!我讓你看看這是什麼!」就這樣我受到現量大圓滿的灌頂傳法,以大圓勝慧法要十二年的精修才能獲證的聖量,竟然在一個時辰之內我與開初仁波且便當下證到了。我們深深明白這是至高無上的佛法,但要讓他人看到這佛法的無上殊勝成果是不可能的,知道光明破阿法能開頂,神識飛遷佛土,能給他人看到插吉祥草孔雀尾,這正是利益他人攝化眾生證菩提的法門,利益他人才是我要做的佛事,自己化虹身,沒有幫助到他人現見修行的功德,這不是菩薩行為,因此我決定求神識出入自如的法,以讓他人了解佛法的現見真實,後來我和開初仁波且共商後,決定向佛陀師父求眾生當下可見之聖法,以便利益更多人,我們請求師父為我們灌頂破阿法開頂插草或孔雀尾,讓神識出體自如,師父聽了當場哈哈大笑說:「愚氣未脫,破阿法確實能讓神識出體,但出體後就必須往升,神識一當出體後就收不回體內了,因為能收回神識這必須要有超越禪控的大法,既然你們為利眾生,我今傳你們勝於破阿法百千倍力之金剛換體禪吧!但要明白要修金剛換體禪就不能修現量大圓滿,開初也不可以再修拙火定和其他的任何法了,否則犯重法戒,兩者互礙,只不過這是當下就能給大家實際可見到的證量聖境功夫,也許對眾生更有利。其實拙火也可以當下兌現,實在要走這條路,我就為你和開初,還有一位妙空法師你認識嗎?」我說:「認識的。」佛陀師父說:「我給你們灌頂傳法吧!」就這樣接受佛陀師父灌頂,在一個時辰之內,讓我們二人分別進入金剛換體禪,頭頂開了二指寬,不但肉皮、肉層、骨蓋、腦膜、腦髓全打開了,神識出入無礙,而且遠程辦事,病障顯時,離體出修,把持安樂無礙,終於超越禪控。以前曾經所修的法拼了命想得到出神入化的,就是沒有,現在不想要,隨處超凡量境,神識空行無礙,這不是天地之差,這是聖凡之別啊!以前身體曾有的不適,現在突然都不見了,三脈五輪心風開膚,證到了這步心意樂滿,但奇怪的是佛陀師父問我:「你現在有把握不返回道力嗎?」我說:「我非常有把握,絕對不會返回!」師父說:「不一定!未見得!有一句話叫做『九地不知十地行』,不是那麼簡單啊!你還要小心把持。」師父說的話我聽不太懂,也許有未盡法量吧!可是我已證到了這一步,還有什麼可罣礙呢?儘管如此,我同樣永遠都是眾生的僕人,不是什麼尊者、法王。我這時又回憶起佛陀師父曾講過的一句話,如果有人說他的佛法比《解脫大手印》還高的話,此人不是凡夫騙子就是妖魔。我那時沒有受到《解脫大手印》灌頂,無法理解佛陀師父說話的含意,現在深入了《解脫大手印》這才知道黃金放的光不是黃銅能比的啊!後來我為弟子作認證,見識到自己有一點能力為他人作依怙了,我施以勝義內密金剛力測決認證轉世者真身,當時在我的師弟香格瓊哇仁波且、龍舟仁波且、央噶仁波且的助念下,一個時辰之內聖境現前,測定了諾拉仁波且轉世真身活佛。感恩佛陀師父給我利益眾生的能力!!!回頭再說到當時我與親人們把全部企業財產供養了師父,可是師父說他沒有時間管理就不辦移交過戶了,還是由我來管理,由我全權享有,說這是代師父享有管理;其實師父哪裡是接收我的供養啊,他要的是我的一顆真誠利生心行,因為這心行才與菩提道相應。但是發了心供養總不能空頭,後來我又多次請師父辦移交財產,師父就明確地對我說:「你的財產我早已接收了,這是你的一顆真心,不是要你辦什麼財產實物,我是不會接收這財產的,有這份真心就夠了。」我們沒有辦法,只好自己請律師去辦了一份不定性的遺產證,到時候依法贈給佛陀師父,如果師父還是不收就贈給正法寺廟或救災團體。

    我提醒修行學佛的人在重財、重法、選師三個方面要特別注意啊!要找到真正的聖德是太難了,拿《解脫大手印》中宣說的有關邪惡知見和錯誤知見去對比,自然就會見真假,我就是受到師父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勝義內密灌頂境行,加之依於精華之寶的兩重菩提心修持,又認清了《解脫大手印》法本中說的邪惡知見和錯誤知見,才有今天這一點自利利他的成就。

    我還是來說正題前導文吧!這前導文就是前導的指南,是非常重要的,要認真體會,說這導文的目的是以便大家了解為什麼偉大至高無上的第三世多杰羌佛要說《解脫大手印》。正如虛名的行人我,常聽聞佛陀師父開示一樣,為什麼首先要明白理解前導指南,重點要弄懂《解脫大手印》的精妙高深的地方在哪裡,到底是多麼捷徑的佛法。也許有的行人認為已經有很多經書論著,為什麼還要增加繁瑣多說這麼一個《解脫大手印》呢?行人們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正因為經律論太多,行人們很難琢磨哪一本才是相應自己因緣的好教法,加上在當今已經步入了教法紛亂的末法時代,尤其迷離於人;另外佛法上的殘缺錯謬也廣布於世,比如拿念佛法門來說吧,為什麼有很多人念了一世人生的阿彌陀佛照常不得往升?原因就在於法不全,修行念佛人無明地還處在不淨業的念佛中,帶著造業繼續傷生破戒在念佛,所以無法生增淨業功德。但是我們偶爾看到也有的參禪念佛修密法的人得到了解脫,其實這主要是這些行人,他們在無始以來所種下的功德超於罪業,只是沒有因緣遇上學佛修行而已,今生學佛因緣成熟了,一入修行念佛便圓滿了多生的功德而得到成就;就如一艘渡船停放在岸口,沒有遇上使用的機會,今日因緣成熟,一當使用便順利渡江過到彼岸了。可是你要想一下你自己能確定你具備功德多於罪業嗎?如果罪多德少,你就無有僥倖成就的機會,所以有罪之人要依上好的佛法去修得成就。為此緣起呢,佛陀師父才傳出佛教最高頂聖之法原始多杰羌佛的《解脫大手印》,以這一法藏而攝經藏典籍解脫成就的一切精華。

    為了說明《解脫大手印》的高深精妙無上,就以禪修法來作一個例吧!禪修有非常多法門,我今略舉幾例,比如有如來禪、祖師禪、頓悟禪、漸悟禪、話頭禪、水觀禪、火定禪、數息禪、觀竅禪、黑關禪、暮鼓禪、破阿禪、光明大手印禪、時輪禪、恆河大手印禪、心中心禪、他空禪、大圓滿中的澈卻禪,妥噶禪,這些禪修,尤其是頓悟禪、光明大手印禪、時輪禪、心中心禪、他空禪、澈卻禪、妥噶禪,我都在上面了解過,有的用過堅實的功夫,體會深刻。一般世人認為這些禪是至高無上的法,其實並不正確,這些等等禪都是行人們常聽說過的佛法中的禪修法,這些禪修法都與四禪八定分不開的,至少要經過此一階段。當然有的是比較好的法,但在《解脫大手印》本法中的禪修,那完全不是這些禪修法,而是捷徑精華、一日以代百年、真正至高的快捷佛法禪修,這些頂聖法的禪是什麼名字呢?是金剛換體禪又名空頂禪,就拿它舉例說幾句吧!這不是破阿法能相提並論的。這一法連頭頂上的肉和骨頭、腦髓都要空掉,讓靈識出入自然,展道力可讓金剛丸空旋飛騰,任運自如,另外一個身體在肉體外修法參坐,直至空掉全身,無相無識,證悟法身如如不動宇宙同體的境界。有此凡夫以其邪惡見「認常見為實有非幻」,說:「如果腦髓空洞了,什麼都流出了,還有人嗎?」如此世俗凡情愚昧,可憐啊!怎不想一想,佛降甘露從何而來,無中生有你又怎麼解釋?隔石建壇怎穿巨石?大成就者肉身縮小到一尺高,骨頭怎麼短了?有成就者全化虹身肉身不見了,怎麼解釋?醫學怎麼說?核磁共振所見事實怎麼解釋?難道科學儀器竟然不如你的邪惡知見胡說八道,我本不想批評你等,但為了不讓你落入無間地獄中,提醒你快懺悔。我證到這金剛換體禪境界後,神識出入自如了,便到醫院核磁共振(MRI)去檢視,看得清清楚楚,就是開了大頂,其他任何佛法是達不到的,比如破阿法開了頂,去核磁共振檢視一百個人中難有幾人開了的,而且最多開一毫米寬就極限了,並且神識根本無出入的能力,只要出去就回不來了。

    另外在《解脫大手印》法中還有一味禪、未音禪、現量大圓滿,這些高深莫測的法最能快捷超越禪控。我們最主要首先是要超越禪控,凡修行學法的人都有一種共識,無論用什麼法觀修,都是意識在起觀,而此意識無論怎樣都在自己的身體內,完全沒有衝出體外過,永遠都被那層肉皮包著,都是借用自身肉體搭架產生的思觀,所有意念都被凡胎肉體控制在內。無論你參任何禪,也沒有離開自身之體內在參、止、觀、定,這就是說明你照常都在禪控中,所謂禪控就是肉體所控思維,怎麼才能超越禪控,脫離自身肉體靈識的界線呢?那必須靈識是飛出肉身所控之外,此時靈識脫離肉體方與自身無關,這才是超出自身肉體假有的三界範圍,此時有一種現象,證到頭頂的肉和骨頭及腦髓都空了大缺口,有的一指寬,有的二指、乃至於三指寬不等,而且有的深不見底,甚至達到開關自如,神識出入無礙的境界。我說的不是密乘法中的破阿法,密法的破阿法未到圓寂之前靈識是無法超越肉身出體的,是照常在禪控中的,而唯有超越禪控的法是《解脫大手印》中的法最為快捷,才能在未圓寂前提前靈識出入肉體自如,這是超越禪控的唯一至高無上大法《解脫大手印》。此捷徑大法,它猶如虛空的太陽如日之當空明耀無暗,第三世多杰羌佛不去取捨浩瀚普天群星之光施利眾生,而以一日太陽之光統攝諸星之光輝,以為照映三界,皆是為免無量群星之光繁瑣難以捏拿;就是說眾生沒有辦法合適取用哪一相應自我之法,為了幫助大家解困於學法的繁多,難入正諦的這個原因呢,因此我佛陀師父特開捷徑的大法聖門,說原始古佛多杰羌佛《解脫大手印》,這一無上法,十方成就的一切諸佛菩薩都是依之得到的,尤其是成佛,離此別無二路。

    我在這裡寫了一個偈子說明,《解脫大手印》是原始古佛多杰羌佛所說,偈雲:「今宣《解脫大手印》,統攝八萬四千門,一時之內證聖境,法開頂門出幻身,來去自如無礙識,駕雲跏趺參禪心,若求妙法何處得,三世羌佛說真經」當你們誦到我寫的以上八句偈語,就應該明白《解脫大手印》是原始報身佛多杰羌佛說的解脫真經,而第三世多杰羌佛今天把第一世多杰羌佛授與十方諸佛的這個成佛之法講授給你們,你們聽與不聽、信與不信是你們自己的因緣了。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我是一個慚愧者,除了唯願大家學好佛法之外,我沒有本事,功夫道量對我來說,任何證道者達到的我都得不到,因此我沒有本事讓一些人相信佛法,我雖然沒有功夫,不如有些人,但是我的弟子修學第一世多杰羌佛的《解脫大手印》聖量可高啦!我當然的平淡無道,但我利他的悲心是純淨的,對眾生是無私的,弟子們不要恭稱我佛陀師父,就叫一聲師父,我已是受之有愧的,我是眾生永遠的僕人,可是《解脫大手印》是十方諸佛共有的最高、最好的佛法,完全是真實不虛能利益一切眾生,能讓你們真正證到常樂覺聖,你等可要至誠恭敬。」聽了佛陀師父的教言,真讓我等慚愧而無地自容,就我與佛陀師父相比的話,如果我是室內一盞燈,而佛陀師父是天空的太陽。第三世多杰羌佛對眾生表顯的是何等聖跡言行,竟然將自己降低得比任何人都差,把自己當做眾生的僕人,都是為了以身作範讓眾生體證修行學佛。

    凡為眾生皆具備成佛之種子,都可以修行成佛,因為每一個眾生都具有與佛無二無別的佛性,每個人都可以福慧圓滿,輕而易舉就解脫生死輪迴之一切痛苦,由凡人成為聖人,關鍵是你有沒有成聖的決心,如果願意要解脫成聖,那就太容易成聖了,如果下決心要成就,有一條很好的路給你們走,也就是第三世多杰羌佛傳授的《解脫大手印》,這是菩提道上的直線大道。菩提道往往有很多若干不同的道,我們走到《解脫大手印》這條直道上,直線前進,就可以解脫成聖了,但千萬得小心哦,我剛才講了,菩提道上有直道也有很多分支道。一當生發邪惡知見就會走到妖魔道中,如果生發錯誤知見,就會走到分支道上,乃至走出菩提道軌,步入邪途,甚至入於三惡道之門中。怎麼樣走才是直道呢?很簡單,按照《解脫大手印》的儀軌法本去修持,就是直道、正道,竄改偏離就是支道!至於法學上的離戲論、非離戲論,正見、偏見等等,這是大家應小心擇決的,否則也會很難領悟真理,走進迷洞中去的!佛教法義中的同樣一個道理,由於講示的文辭法度不同,口氣、語音、助音不同,差別都是特別大的,而且有的開示理趣顛迷覆來無法聽懂,也有的開示邪見充盈著整個說理。佛陀師父曾對我等開示過兩例,今天拿來供大家鑑定體會就明白了,看一看哪一種教說開示學識淵博高深莫測?哪一種理趣精微言明易懂呢?哪一種才是真正相應救渡眾生的好法寶?這兩論說理都是一樣,都是開示同樣一個題「空性與世相」之間的關係,只在文辭不同。第三世多杰羌佛開示說:現在講「空性與世相」第一例。空性存在於俗諦世相的一體性,在客塵上相對緣起而結成生滅萬變事物的本質現象,靈與形相達其中這是無可非議的兩元飛躍實質所在,實際上在現量已知境智中是感官表層的未盡領略,而所取並不是實相當下一成不變的存在體,是眾生之蘊幻所生的有情本質立顯所得,即能所造作「為心所生」之執,是五蘊中相對的緣起現象而立題表法,實際客塵中所見者為假有空幻,實相中一無所有,是認妄為真之表代假有所立之相,這正是一切緣生和合所生法緣出顯世相的本因,構成惑業種子而所應的色聲香味觸法六塵。由此我們得知,是六根對塵而招緻的變異不定性過患,於真空諦中,惑業種子的實在性完全不存在客塵的實體性,是表端的直覺落著於假有的比量現見中始然。所以世相客塵恰恰是必然的假相主觀之虛妄,而染生於六根對塵的結果,終歸定義是在客觀本質中不成立的幻有。由此理法依成得知世相萬有的一切,生命物質與精神靈識當下無自性,故於本質而立於客塵所在,由是萬法無自性存在於客塵之勝義諦,而它絕不是主觀思維假立的詞造。由此了解佛陀三身四智所具之圓滿性是本然的,其實質對眾生而言是本有的,但有別於未證者于迷中。因此我們不難了解,空性與世相在一般未知者的感觀當中,是客塵上兩元運旋的異端體認空性的本質是未際涅槃的果,認世相為無遷空性獨立無常的現實觀,把空性與現見的有為認知分割為不是一體的本質,而是兩端對立的異化界所顯立的各具之特質。迷糊顛塞的因果邏輯導使之入於唯物凡見,落著於達觀的理念,在飛躍迷糊的邏輯上糾判鎖定,阿賴耶的妄顯自然解讀為常見之實體來否決萬有無常的本質,這是眾生的慣性特質,這是俗人於未知境智的所知障上的錯謬。而相對了覺者的認知,其知空不礙其有,得有不妨其空,沒有離開有為的空而成立於現實見,於現量中即空的當體便是根塵所對立之幻。由此鑒道,則認出勝義諦為空有實質性客塵的兩元無礙相依附存,藉著於世俗諦與勝義諦的二元一體性,因此覺醒未知境智中,雖然現量二微交叉,於比量中其空色本就是一諦之見地存在的客觀相對真理,為此了解,眾生的本質與佛性的一體性即是空性所在之真諦。上面是佛陀師父講的第一例「空性與世相」,望大家回思一遍,你聽懂了嗎?看懂了嗎?無論你懂與未懂,現在我們再聽師父講第二例開示來作對比讓你領悟。以下是同上一理諦「空性與世相」,佛陀師父說:今講「空性與世相」第二例。我要告訴你們的這個空性,不是指虛空的空,它是什麼呢?這空性就是佛陀的法身,法身是沒有形相的,因此呢用什麼來比喻立辭表講都不確切,原因在於空性它沒有形相存在,所以要用一個文句或名辭來代理無相體的表示,什麼才沒有形相呢?當然最好恰當一點的只有空了,故所以把法身用空性二字來代表立詞。空性是不生不滅的,也就是說沒有生與死,每一個眾生都具備有空性,而且是與佛陀一樣沒有差別的空性,也就是說眾生都具有與佛陀同樣的法身,眾生雖然本具佛性,但是由於無始業染障蓋,所以未能開悟見性,因此才是眾生類。什麼叫做世相呢?世相就是世間上的一切,有生有滅有變化的事物,包括超越事物的精神靈知心識部分,乃至於有色和沒有色的一切無常類。世相又稱有為法,有為法都是有生有滅,所以世相都具成住壞空的,也就是說有存在,有現實安住,有壞滅,有滅後之空無。凡是所有的一切世相,皆屬眼耳鼻舌身意六根對色聲香味觸法六塵生發的境,所以塵又稱為塵境。世相是由六根執著六塵幻有所存在,對境的假有現象,六塵是牽制六根的外主子,而六根無執染六塵時空性本然不動當體即性,這性就是法身。在法身現前的時候,六塵也就空了,空不是說什麼也沒有,而是無執我,也就是說,於不執著而不取空也不落有,這當下根塵都是一體無礙的。由此深入證悟讓我們明白,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受想行識五蘊皆空,不是離開色去取空,也不是離空去取色,於蘊空際當體便是佛性真如(法身)。空性與世相的關係,對悟道者而言是一體無分的,而對沒有悟道的凡情眾生而言,則是兩個不同的現象概念。大家聽完或看完這兩例佛陀師父講空論有的真諦,說理都是如一沒得差別,兩個道理都相同,唯有不同是在對應其學識的高低相差上來說的法,你聽懂了嗎?好好靜思一下,前例懂得多一些呢?還是後例懂得多一些呢?哪一個開示你才容易聽懂呢?想必這時你就知道什麼樣的開示才是好的,什麼樣的開示是玄辭而難以理解的吧!由於當時限於文字,兩例皆是淺說空性與世相,並非細示端倪,越三空而解五結之說諦,而是以此兩種不同說辭使這兩例在文辭適用度上,理法交叉的變數上,不同哲辭的解述上以作同一理體的對比,提供行人清楚明白哪一類才是好的教法開示。至於文句生澀,理不應事的錯謬講法,佛陀師父說他就不舉例來講了,因為他只能為大家講正確的理法,不要耽誤大家的光陰,不會以文不對題的理法來誤導眾生的。

    至於哪例好,還是我來告訴大家好了。前例是以哲理文詞所作開示,如果文字哲理程度非為學問的大家之流,是聽不懂的,雖然理體是非常的清楚,但未必你就具有此等學問智慧。原因很簡單,因為哲理玄辭的原因,這自然文辭華藻,理法高深淵博,可並非平中取義精妙捷徑的論述,這樣的開示取捨角度,只利於專科哲理博士和教授中的大學者,而非專科大學者照常是聽不懂的,因此此類高論不利於大部分的行人領悟,由此鑒於學問差別的原因呢,所以真正的大聖德,為了利益眾生,是不取此類文句來宣說法論的。當今處於末法亂象中有些人物並沒有真正的文字佛教理論學識,而為了掩飾自己的膚庸,便採取摘抄古代真正大聖哲人的文句,融合在自己平凡粗曠的文法中,加上由於自己學識的淺薄膚庸,所以自己沒有辦法體悟涵義,因此呢就胡亂組合所謂的開示應對大家,結果成其為東拉西扯、法理混亂的偏邪謬論。這是因為這些人頭,雖然看了幾十本論著,甚至於上百本書,也曾於辯經場奪得榜位,但由於沒有悟到真諦,聖智慧未開,因此其文化程度處於低平階段,所以入於迷糊狀態;加之給自己要掛面子招牌,未徹底明信因果,世俗執我混於菩提道中成為我執強盛,所以只好故弄玄虛,來面對善信。其實這些人所作的開示,大多在理論、非正理論的混淆中,互相亂竄,題不達意中說教,這對普通行人來說,是無法識別的,由此自然導之學人錯誤的偏見。原因是這些人地位身份在世界級的人物中有頭有臉,而藉此虛假外殼攝受了行人,加之一些行人又喜歡聽不懂的玄虛不實之辭,認為好有學問啊!就這樣自然醉迷其中了,所以就不對其該說法者本質智慧的開敷予以考究,沒有想一想大菩薩就那麼愚癡,就那麼無能嗎?沒有從五明的真實性來體身鑑證,觀看他的實證,而是迷執於他那種兒戲不解的哲理混穿,昏濁不清的文辭造句及假殼威儀勢頭地位,就這樣造成自己終身的誤失但自己還不知道。

    上面這兩例是佛陀師父以哲理文詞和平言直述所作開示對比來證明,凡是真正的大聖德們,只會採用第二例的講法來宣說教法,而不會以第一例來惑誤行人的。因為聖德是大悲為本,憐惜眾生慧命如己,他們時時刻刻是但希眾生片言開悟,所以必然以類似第二例以為利眾宣講,第二例才是真正直入真諦的平言直述淺略易懂精妙法寶之開示啊!

    所以今天大家將要看到的《解脫大手印》,雖然是多杰羌佛之法今由第三世來利眾弘宣,師父同樣是放棄廢語理論哲論玄辭,而按第一世羌佛說法,以平言開示直入精要菩提為目的,至於怎麼可以修證到三身四智,每一身、每一智應該入於什麼樣的行境,與六道眾生之何種黑業與以交換?與什麼佛、什麼菩薩相應?相應自己的什麼見地程度心行,然後滅掉什麼業障所證到哪一果、哪一身?修什麼定進入什麼禪?得什麼智?同時證到以上我們自身相應的成就境以後就可以獲得什麼樣的神通?破什麼樣的五明?開什麼頂而飛身脫殼、登地菩薩神通廣大三界縱橫?佛陀師父都不去提它,都不說在這《解脫大手印》中,因為這些文字理論太多,長篇大解,容易迷昏行持,反而助長生發幻妄之心,造成顛倒幻思不斷著相文理弊端,使之耽誤修行時間。更況你們聽了都是沒有用的,因為這根本就不是你目前所需要的,它不是自己的證境,說簡單一點就是在數他人珍寶。而在修行的行境中,你自己獲得的境界,才是自己的本錢。在行持菩提道中,自己走到了,證到了,你就自然看到,深入了,住進去了,親身處立其境,徹底享受自己的實際離苦得樂的聖果,這才是我們要的。所以沒有用的法義不適合你們學的,你們學了也掌握不到的,佛陀師父就沒有為我們講了。有的修行人最喜歡浪費時間,沒有事做,整天就研究什麼是羅漢?什麼是菩薩?什麼是佛?這多杰羌佛是誰?哪個是時輪金剛?經書上怎麼沒有強巴佛?這些想法簡直在浪費光陰、打閒岔!時輪金剛就是釋迦牟尼佛化顯,多杰羌佛應身燃燈古佛,強巴佛即是彌勒菩薩,這是民族語言的經文造成不同稱呼,不要犯愚癡,笑話連篇,還更糟的是要怎麼樣學我才會有化身、報身?四智我從什麼經藏才能證得?其實這研究的人,自己連法身都沒有悟到,他怎麼聽得懂?這也不是哪一位聖德用語言文字能表達的,就是表述了,對未證法身者也是不適用的,可以說所用理論講的報化二身對未明心見性者的凡人而言,是不實際的說理。我就是一個例子,明心見性了,同樣不懂報化身的境界,在現量大圓滿中親見其境,才明白原來全資息止的涅槃,遠遠代表不了報化的實相啊!沒有到那一步,其實是學不會的。這就如說教人在水中學習魚的呼吸,學了也是沒有用的;也猶如教人學螞蟻可以從牠自身的身體一千倍的高度掉到地上,而不會殘傷生命危險;又如將石面的彩沙,石下建立壇城;將水穿過法器杯具。無論你用什麼理論開示去教人,人也是沒有這功能的,這教法對人而言,原因在於不是同一類,處於異物的原故,怎麼教也是無法學魚呼吸的,因為你是人類不是魚;同樣也是無法以人的一千倍高度掉到地上而不死的,人的能力是無法達到也是沒有這能量把石頭器具穿過的,穿石頭法器是大聖的事,不是人可為。正如報化二身是登地大菩薩與佛的境界,這不是人或小聖者的理解可以得到的,但這是有法修的,如修化身在空性的基礎上,要修自身體內的三脈五輪、心風明點作為基礎,更重要的是修《解脫大手印》的絕頂大法。鑒於此所以我們不要去體會報化二身是怎麼一回事,不要做這虛妄法界夢,這完全是浪費光陰,誤失法機,百無一能可取的。切記不要執著沒有用的理論,所以你我不要這些無用鎖絆,而要依《解脫大手印》實修,這才是捷徑之無上大法。因此佛陀師父才不以理論鎖絆對待你們,離開哲理玄辭來說法,同時也才不會為你們宣說對你我不實用的法義,只宣說多杰羌佛精髓之法。不怕行人多心妄判,說白一點,經教理論的世俗諦和勝義諦,我的佛陀師父可以給你們講幾十年,學問哲理的造辭論術是師父的專業之一,這些年我聽多了,這無非是師父的小兒科;但師父不願大家走這條繁瑣纏綿辭藻昏頭誤失光陰的邊道,這條道不好,是爛泥路不是捷徑之途。佛陀師父要讓大家直取近途,成為真正利益大眾善良的好人,以此好人為基礎,快速直達成就之果。為什麼要這樣呢?生死事大,無常迅速,精妙易懂的法才是眾生之寶,才是利生器具,才是求實解脫之要領,這就是我師父第三世多杰羌佛不注重於理論為你我說教的原因。這些理論空洞,理論修行,空洞性而不實用的東西都不要給你我,師父說更不採取哲理玄辭生澀的文句,那些生澀的文句別人聽都聽不懂,那完全是在故弄玄虛為大家講的。


    那麼另外呢,還要說明一下有關釋迦牟尼佛的經書緣起,只就把祖師們繁多的理論書籍放至一旁,我們不提,只是就釋迦牟尼佛陀所說的法,就有八萬四千多的法門,經律論三藏匯集一體以後啊,其理體變易浩瀚如淵海。而反過來我們沉思一下,一個普普通通的凡人你的記憶力和光陰,都是非常有限的,無論你是多聰慧的什麼人,盡其一生的精力,可以說連三藏的三分之一都難以讀完,更何況要理解其內含的真理。就算你把這些真理全部慧識了,也不過是法藏中三分之一而已,另有三分之二,你是毫無見識,而且就釋迦牟尼佛說經也不只限於三藏,在密乘中還有很多,比如密典部份:如佛傳在藏密中的法義和聖號,很多顯教人聽都沒有聽過,還不說學、學懂!有沒有資格聽,有沒有資格學,更況還要必須證悟理諦真修入行,才能生用進入實踐,這似乎比登天還要難哦!鑑於此,為利大眾即生成就早日解脫,今天因緣成熟佛陀師父才將這一捷徑無上之法《解脫大手印》,應機有緣的眾生。但大家也必須要明白,學習三藏經律論是很好的,可以育養知見的正行增加借鑑的知識,獲得相應的加持。可是要知道,佛說的經藏是應眾生不同的根器,而分若干不同的層次、深淺、方便、大小、顯密、內涵而所說的緣起相應根器之法。另外加上眾生業力輕重不一,尤其是業染深重者,將在黑業障蓋之下,很難遇上契機相應的法門。再者又有文化、聰鈍程度的差別,源於根器的障惑就很難理解聖意了,甚至有的人,對某些經藏論著連看都看不懂。更況有些所謂的高僧實際上是凡體的這些人,不顧眾生的死活,不惜眾生的慧命,在講法開示的時候,或有人提問的時候,往往是故弄玄虛,用語怪刁,空洞的理論或採用自己都看不懂聽不明弄不通的玄法哲辭來回答,東拉西扯,甚而大部分都所問非所答,偏離主題,嚴重者乃至胡說八道,往往行人聽聞後無法步入,乃至讓人走入歧途。特別在佛法中同樣一條法理,正如前面說到的佛陀師父所講「空性與世相」的兩例對比,可用很多種不同的講解法度,而真正的大德聖者,講法是應機而對文,對一般眾生而論是不用哲理玄辭的,不用華鐸辭藻來敷於人,語言是簡潔明白精要,直入理體。偉大的佛陀釋迦牟尼就是這樣說法的,什麼都是直入理體,無論是愚鈍之根器、聰慧之底蘊,各擇其法,深者見深,淺者見淺,各領其意,分層漸悟,以不同類別經藏布益眾生,這才是佛陀面對眾生的緣起。在現實中一些人多於文字空洞理論,說不著邊際之哲理玄詞,故弄玄虛之說,互相詞混雜亂,讓人聽後迷糊不清,不解其意,更有的行人在看都看不懂,聽都聽不明白的情況下,反而愚癡認為「這是學識淵博、哲理高深的大德開示的文論法理哦,了不起唉,太高深了,所以說我才很難聽懂嘛!」其實這是你犯愚癡了,完全不是這樣,這正是誤導行持的偏見教法,甚至堪為害人的學說,這種學說開示是不務實的行舉,導緻行人浪費光陰,所以今略舉佛陀師父二例以為領悟。前例是為哲理性的玄辭之所用,支撐哲人學者享研受用的,後例是為利益大眾相應,樸實無華而開示。這兩論的開示都是正理,它是相對於不同的學識程度、不同的人所施用的文法,但是這裡面,有精有弊,就看各人的相應悟證,來認知領悟它的差距、內涵與等次了。在領悟中最重要是先擇決什麼樣的才是如來正法的開示,但凡正法大法都依於菩提道而取,也就是說所有的一切正確的大法都是建立在菩提道上的,起於大悲菩提心的。菩提道是以大悲為基礎而行進的,所以首先要大悲為本,以大悲水澆灌菩提樹,生長開花,結出聖果。很多佛弟子都會說「我慈悲為本,發心利眾生」,其實這基本上都是一句空話,在行人中一般都會隨意闡揚大悲為本,大家都會說,都知道慈悲為本,基本上都成了掛齒口頭禪,故所以常見到很多人才會學佛一生終究不得成就。師父說:「若慈悲為本是獨一出自於心上,那是無行業的悲,如果出自口頭,那是言詞上的悲,兩者均不構成慈悲實相之果的。真正的慈悲為本,是必須建立在心口身三門並行的實際行動上的。」師父的教言才是實相真慈悲生發菩提種子之處,有了菩提種子,還必須要有育長種子成材的方法(佛法),這樣的大悲水才能澆灌生長出菩提樹。要怎樣澆灌菩提樹,開出桑巴拉花生長解脫之果呢?那就是必須修行、修法,依修行來達成修法之果,直到成佛都是必須不可脫離的。大家要明白,如果只修法、誦經、念佛、參禪、持咒而不修行,借於邪惡錯誤知見行持所造之黑業,這樣不但不能成就,而且還會轉入三惡道中的,如果只修行做善事,同樣不得了生脫死,無論功德多大也是無非獲得有限的人天福報而已。修行、修法是在菩提道上前進,而進取中將會隨時產生一種特殊現象,這個特殊現象就是幻化神通等現象,這正如釋迦佛陀在經藏中經常講到的,示現各種神通的鐵事,經書上多著了,不用我說,你們自己都會查閱,這是必不可少的。有人說「我們不講神通」,其實不講神通是錯誤的知見,不是你不講神通它就不會發生,神通就不存在了,這是外行人或假聖者才會講出這種不通哲理現實規律的話,因為神通是前進在菩提道上的必然副產物,雖然它不是修行證果的目的,但它是行進中的幻化產物現象。我們修行證果的目的是了生脫死,證無住涅槃,可只要是行進菩提道上就避免不了這副產物的出現。比如我們做餐吃食,以吃食物為目的,但食物必須經過做餐才會得來啊,不經過做餐則無食物可吃。而在做餐食的過程中,就必須要洗食物,把這食物要先洗乾淨,要除垢、要生火,要用鍋,要以火燒開水,而且火水食物會發熱出氣,產生餐氣的味道,食品會變顏色等等之不同現象出現,所以這些現象不是要與不要的問題,就是說一千道一萬我不想看到這些,不要產生這些,但這是絕對不可能的,你不要它產生它照常會出現,雖然這些過程中的現象不是目的,可是它必然會發生經過的,除非你不做餐,可是不做餐則無食物可吃。正如求了生脫死,是必須要修行才能出離痛苦輪迴,除非不求解脫,只要解脫就要修行,而修行就得走上菩提道,在菩提道修行路上,就必須產生副產物的一切現象,因為這些現象是菩提道上的自然規律狀況,如神通現象雖為幻生的,但它是跟做餐食一樣必然會出現的,同時行人應該明白,缺了神通現象說明未能深入功夫道境。但是我們必須要清楚神通是重要與不重要的,要者有二,其一、鑑別師資道行是空洞還是實量,其二、增益自修行徑之信心。不重要有二,其一、生死根本不是依神通而斬斷的,其二、用神通執而不放,道量不增,入於遊戲著迷,不得大聖涅槃。但是神通道力、灌頂表法是必須的法義規定,故行人當明瞭,面對勝義內密灌頂,弟子本人不見法定聖量現前表法,只聞空洞理論,此非勝義內密灌頂。正如鑑別轉世活佛之真假,為什麼要看是否為聚集多位大聖德認證恭賀附議的?若一兩位聖德認證,未具三位大德以上認證的,問題存在的可能性是很大的。凡要確切定性,所以是要經過金瓶掣籤定奪(此金瓶掣籤是先預報後測抽,抽出的籤預報轉世者的法號身份無差,必須由聖證量中見境),或金剛力測決無誤才定為真轉世者,而不是用打卦、用觀湖見虛幻圖形,或聽聞虛構故事,也不是糌粑丸轉緣就能真正定準的,認證屬於勝義法軌呢?還是顯表方法呢?這非常重要。就是用金剛丸施金剛力也不是依測證道量金剛力的現象,而是要眾僧公證現場觀督,大家一緻看金剛丸是否起動金剛舞姿,猶如鍋莊舞步,左右搖擺,旋轉多姿,會跳出輪迴圈,最後進入轉世身份界定位,這才證明被認證之人是某某轉世活佛。除此之外,凡一切聖跡道量的展顯都是要公眾鑒證的,不可依個人私下寫一通,編造幾篇假文故事作為依據,完全是要在現場公眾鑒證的,大家親眼得見的真實證量,並且可以重覆再現,而不是虛圖文句寫成的空洞假事、假證量。所以無論哪個地位高的活佛把自己說得多有本事,無論是什麼大名氣的法王認證他的,都是不準確是否是真正的仁波且。我們經常見到一些活佛、法師,虛編一通造文亂世者,動輒就說他是某某大聖認證的,修某某法,某某金剛出現在虛空,又金剛杵飛在岩上,又食子出甘露,又供品變蓮花,又一日行萬裏,又入湖穿山,又坐過的石頭留下身影,又修拙火身體燒紅,又山林猛獸前來護佑,又鈴一搖動三十裏都聽到,又一油燈出金剛火五彩色蓮花,又聖山大力神前來供養,又施展金剛力血光厲鬼精投降跪地,又某某幾兄弟、幾姐妹妖魔被他降伏,又修法時天降甘露。我今天告訴你們這些種種奇談怪論,全是騙人的鬼話,首先這些都是一、二個人編造的假話,毫無事實公眾所見,不信的話,你可讓他再重展現一下他的本事,給大家公鑒,他就會哭笑不得,或者把金剛丸拿在自己手中,讓他依法展金剛道力,他當下會成為呆人,一無所能了。而此時只會說放在法台上顯現可以嗎?讓我放在法台上吧!當然真實的道力就是真實不虛的,放在弟子手中是正確的修顯,那重覆千百次也是真的,而一切神聖力或神通現象皆為利益眾生,不是騙眾生財物等,而對神通的對治則是見通不執通是為正修。我佛陀師父說:「鑑別師資是我們必須要小心的,無論他是什麼傳承,千萬不要誤把假的認成真的,不要把我執之徒當成聖人,不要把自稱聖者當成菩薩,把胡說亂編當成法理,世界上的假聖者太多了,無論是什麼大聖的弟子都有可能是假的。比如有一個仁波且是我的弟子,此人為了增加自己的聲望,騙矇他人,不顧犯戒還對我說假話,亂編一通,甚至對眾宣布他是大菩薩,又說他的弟子是蓮師大王臣×××,他還跟釋迦佛陀在一起修過行,並有開藏的世界最大的鑽石為證。還說什麼釋迦佛的袈裟現就在他手中,他早已生死自由,由於二千年前就開了頂,自己的神識從頭頂出來再回去,三界任遊,上天敬仰,上帝禮拜。他雖然是我的弟子,其實是借用佛法之名而行騙世欺人之實,花招百出,乃至躲開我有近兩年人影不見。有西藏大德為他認證,雖然被真正的大德認證了,但是他同樣是邪惡知見,弄虛作假行騙,外表是仁波且,實際上是壞人心腸、罪惡之徒,利用我的說法錄音作為斂財之器,所以我才不為他認證。我已多次教育他和類似此類另外的人,可是其中有些人照常不悔改,自私充盈全身,我教育不了他,因果能教育他們,這類不利眾生之壞人會招來現世惡報的,因為罪業必然上身,所以會短命成為血光惡鬼精,墮入無間地獄中。無論尊者也好,仁波且法王也好,法師也好,無論你們身披的是假殼還是真殼,你們應真修行利益眾生啊!不然這位你們的所謂仁波且師兄就是你們的寫照,下一個就是你了,明白嗎?你們聽我一句話,人生光陰太短了,就那麼幾十年,要修行解脫,不要自私世俗威望弄虛作假,騙害眾生造諸惡業,要依《解脫大手印》修行吧!至於修行好的仁波且、法師們,我就不讚揚你們了,原因是你們是真修行,對名利已淺化,更不會自誇其功,奪榮炫耀。」這位仁波且整個身體一天一天變成了畸形,非常可憐痛苦,短命慘死了,血光鬼靈現,山獅猛獸如實出沒,多師擒拿未捕,佛陀師父彈指收攝俯首投地教化歸宗。當然還有其他假修行的所謂大德聖者要自重啊!

    今天既然說到開頂的事也明告世上修行之人,你千萬不要相信插上吉祥草這就是證聖的境界啦,真正證聖不是凡夫的事,首先看一下那自吹開頂的人他真的開頂了嗎?有證據嗎?這可不是插上一支吉祥草或用脫髮水脫掉一縷頭髮就證明開了頂的,你們要弄清楚,那吉祥草硬如竹籤,哪一個人的頭皮都能隨處插上。哪怕吃下幾粒具生命力能在弟子自己手中活躍的金剛丸,這頂也開不了的,那一定要服上一口真正的佛降甘露作為法緣基礎,而且要灌金剛換體禪的境行之頂才能打開大樂頂門,這非同小可,正如妙空法師體悟說:「驚天動地啊!」真正開頂可不這麼簡單啊!學佛人要知道,但凡學佛成就或往升者必須要開了頂才行,而且任何佛法只要修成就,就會開頂,但都是中陰身成就的,如果頂都沒有開,神識又從什麼地方出沒肉體呢?只能由六道轉輪處出走神識,其實不具《解脫大手印》灌頂境行的人是不行的,就是破阿法開了頂,最多也只有一毫米寬,而且神識一當出體後就回不去了,所以只能中陰往升淨土,亦稱為中陰身最好的救度法。只要是受了《解脫大手印》勝義內密灌頂境行法,其功德力大於常規佛法萬倍之多,神識出體後又能返回,十分自由,這功力之強大,不是一句空話,而是實語、如語、無妄語。比如能讓受灌者在一個時辰之內證到虹身境界,但是修大圓滿需經十二年之久,乃達成就者少之;又如金剛換體禪,也是只需一個時辰開大樂輪門之頂,用以現代科學檢視證實頭頂開一指到二指寬的空口不等,乃至其洞深入腦底,達透五輪,神識出入自由,這在常規佛法是沒有的功德道力。要注意的是已經修《解脫大手印》的人,你除了只能加修護法之外,其他任何佛法皆不可以混入修持;但是凡沒有領受到境行修持的人,可以只修《解脫大手印》前行和正行,也可以不修「福壽財富成就法」而加入你曾經修過的本尊正行,溶入在《解脫大手印》前行、正行中修持。但切記不可以與你原有的前行混修,如果你認為法本太長,你可只選《解脫大手印》前行、正行加入你原有的本尊心咒和形相觀修就很圓滿了,只要是加入《解脫大手印》前行、正行、結行而修,就這麼簡單的修持,其功德力也是比常規佛法的成就要大十幾倍的。比如開頂成就解脫就是鐵證,我看到開初仁波且和妙空法師是真開了頂的,而不是那虛名的所謂開頂插吉祥草,他們是跟我一樣受《解脫大手印》金剛換體禪境行灌頂開的頂。在灌頂當時,頭頂肉與骨的表顯則是完好無異樣變化,卻能開能關,在醫學的照片檢視上清清楚楚就是開頂了,並且照到了靈識出體的剎那氣相體,確實證明肉與骨頭、腦膜、腦髓都不見了一到二指寬,其中一位出現螺旋狀洞口,一條線一直深入大腦中心,另一位則洞有雞蛋大小,直入腦底,他們二位才是真金大聖德、大王臣啊!無論什麼人所講空洞的理論都是代表不了實際成果的,所以千萬不要迷信那些說假話空洞理論派的假聖德。有的人借用他的上師是名門正聖的旗號,稱自己是正宗法承人,但是要清楚往往一位大德往升了以後,他門下的弟子們都會爭相爭奪繼承他的法脈,就算你真正把他的法脈完全繼承了,你所修的那些佛法跟《解脫大手印》比起來也是天地之差啊!比如有兩個小時成虹身的法嗎?有一個時辰金剛換體禪開頂二指寬,神識出沒自如嗎?根本就找不到,所以我說天地之差。

    另有的人物打著世界第一流聖者的旗號,弟子人山人海,威儀擺駕,三呼無量,謹防這就是把你迷昏了的地方,殊不知此人正在宣說錯謬的斷滅見佛法或理上空的未證佛法。當然他們並非全都是罪業錯誤,也有宣說與人為善的地方,這一部分還是功德的,但是不完整的佛法終歸是無法導人證聖果。比如一位著名的聖德實際上是凡夫人,他對大家說,我今天就講我眼面前的這塊石頭,現在這塊石頭是空的,是由於名相給它安立的名字叫做石頭,其實本來不存在有這石頭。今天我們用它來蓋曼達盤,它叫金剛石;如果用它來鋪路,它叫墊足石;用它來做房屋隔層,它叫牆壁石;這東西本身沒有存在的本質,都是取的一個空洞名相而安立成石頭,所以它根本就不是實有的石頭而是空,因此沒有這塊大石頭的。你們聽了這樣的開示對嗎?正確嗎?這完全是睜眼說瞎話,未證言證的邪惡見妄語,因為這塊石頭就在他的面前蓋著曼達盤,一動不動,大家看得清清楚楚沒有空,實實在在就擺在那裡的嘛,這不是在真實物前說沒有實物嗎?而且這位法王繪製在金剛石上的彩沙圖也無法空,因此穿不過石頭到下面曼達盤中建立壇城,石頭就是把沙隔住,無論你怎樣大聲叫,空空空空空,都是假話,因為石頭下面的盤就是建立不了圖城,這是夢中人在說夢話,夢迷中的胡言亂語,是未證到真諦的講演,根本理論都沒有學通的錯謬開示。因為這法王不知道他在說假話,只認為他把古人的、古德們的有些法語取下來說了就叫講經說法了,殊不知沒有學通,一知半解,是站在凡夫的夢境中說夢中的事,他照常處在夢中沒有脫離夢,所以這空對他而言是假空實有,因此呢才無法空穿石頭,無道量隔石建立壇城,修不了聖壇城,只會說我的足曾經印進了石頭裡面,為什麼今天在正規的石壇上沒有這道量了呢?而對真聖者,如睡醒的人那才是真空幻有,空掉了睡夢,原因在於聖德脫離了夢境,不在夢中了,這是脫離禪控後證到空性的道量,脫離禪控的證空之人才是真正證到空相妙有的,所以才能在石頭上彩沙繪壇,空寂石頭,石面上的沙繪壇城圖在下面的曼達盤中顯出,建立真實不虛的聖壇城。石頭對大聖德而言是真空,對假聖德而言是實有,聖德所見有者那是幻有,正如裝水的杯子這法王說它是空的,他真能證明它空嗎?反過來具量的聖者說它空,那杯中的水會穿壁而出,這才是真正有資格談空諦的聖人,才是真正見到的空性,證明出是空的真相,這才沒有妄語假話,所以空有理上的空,有諦上的空。學佛要證實踐,虛華外表、著名傳承法脈流派、顯赫法王高僧地位有真聖也有假聖,但是確定代表不了他就是持有解脫道量大法的。有一位全世界著名的法王就是鐵證如山的實例,他確實是一位真正大聖菩薩的弟子,雖然如此,但他修行差聲望卻高,世界第一流的法王也是他的弟子,只是他的道場寺廟區域內即駐紮有十萬多弟子,散布於外則有上千萬人聞修學持他的傳法,結果如何呢?不但不能化顯虹光世界,而且自己的頂也開不了,他教的弟子們不得成就,而且這位大法王死於癌症,臨終時慘不忍睹,自吹教人的虹光身成了黑皮亂體。所以擇決道量、觀察菩提心行,兩者不可缺一,這才是我們選師的標準,而我們的成就目的不是撿虛假無實之圖,是要享受實實在在的道量聖境。

    佛菩薩享受的是什麼呢?也就是實實在在的道量,我們修行人享受的解脫之果是什麼呢?很多人都說我們修行人享受的是脫離輪迴常樂永駐,無住息止全資涅槃。不錯,這是一句很概括的話,其實啊,我們修行成為佛菩薩享受的是永恆常樂無礙的遊戲神通。什麼叫遊戲?遊戲即是圓滿無礙的表顯。什麼叫神通?神通即是非世間萬有的任何本能所能超越的能量境界,這是學佛修行的目的嗎?當然不是!是學佛修行的用,修行是修宿命、神足等六通嗎?不是,是向佛學而修正自我的不良不正行為,不是學外道神祇學。行者應該明白,為什麼要享受神通無礙妙用,而又不修神通為目的,是否這太沒有道理了吧!你們想一想,如果成聖不能具有神通妙用,無礙境界,聖人就與凡人沒有兩樣了,學佛來幹什麼呢?你說對嗎?如阿彌陀佛若沒有廣大神通,又怎麼能從極樂世界到此世界接引行人往升呢?對嗎?諸如若有眾生於難中求助於他方世界,他在另外一個世界喊你,你如果不施神通,你何以前往救助他呢?對嗎?十方佛陀菩薩們皆如是而護念眾生,慈悲救渡三界的一切有情,祂們都施以各種法無畏等等,所以聖證量是以無礙神通占其一席的,絕不可少的。但是以出顯神通為目的,那就是外道,落入凡夫的位立了,因此真正的修行目的是為了了生脫死,證得徹底無染不生不滅的涅槃之果,這才是脫離輪迴的束縛,證得無所不能,永恆地自由極樂,這才是真正學佛的目的。故知學佛是為了修利他行解脫法,不是修我執心神通境。什麼是解脫法?空性真如離幻菩提就是解脫法,一切神通皆為幻化所顯,行人用之,著幻住凡,聖人施之,妙有菩提,這是兩大不同的差別。故所以勝義內密灌頂法義軌程中之聖境展現,如勝義內密灌頂儀式法規之聖相表法,即是為應證表師資格度真實性,簡單地說就是看這個上師是不是真格的還是假的,是真格的又屬哪一級位,同時要讓弟子當下就明白自己到底得灌沒有,由此法規呢,出自妙有菩提的心行,在法規中正宗應證師資表法只有六種,第一種是佛和等妙覺之師必須請佛來虛空,當眾降下甘露,而不是自己個人降甘露給自己看。其次是等妙覺菩薩和摩訶薩的道力有三類:即是第二種隔石建立曼茶羅,和第三種瓶測預言,及第四種下菩提金剛種子灌頂。十地以下菩薩是第五種菩提聖水穿缽,和第六種弟子掌中金剛舞。除此以上六類法境應證師資屬正規,其他任何現象都不是應證師資的道力。另外加以說明的是:但掌中金剛舞之金剛丸又分三大測決證量,如初醒顫動金剛力、明證大動金剛力、任運無礙金剛力,分別為三個不同等覺果位,除以上之外,其他任何神奇現象都沒有資格代表師資級位應證,最多歸於加持類或法會殊勝祥瑞類,或壇城本尊護法應境類,或功夫量顯類,如已開頂的金剛換體禪、如佛臨壇城、如勝義取水、如護法鎖虛空、如拙火定、如內壇響鈴、如黑業除障、如降四大等妖魔、血光厲鬼精等、如禪坐入定、如神通各類顯現等,都不屬於師資考核應證道量之法,而且有的神奇現象,乃至屬於怪力亂神魔術邪法,不可沾染。我的一位仁波且弟子曾經問我:「為什麼要法定六法應證師資級別等位而不用其他道力表法?」我說:「世上千奇百怪無所不有,誰有本事能請佛陀來虛空當眾降甘露讓大家親自看到?誰有本事讓大家共同參與當著眾人隔石頭建立壇城?誰有本事把弟子自帶的水具,施道力穿出聖水?除了佛菩薩,假的都不行,邪的都不行,任何歪門邪教、騙子假師都做不到,如果誰有以上證量師資表法,我祿東贊當眾跪拜在他座下,俯首稱師,只有佛了解一切,所以定六法,予以治惡。除此六法,任何道力現象均無資格證明師資級別,無法冒稱此師即是什麼大聖轉世。」(這只是針對勝義內密灌頂,不包括依教奉行的顯密灌頂師資)。何為妙有菩提心行?心即是空性真如之心,行即是解脫菩提之行,解脫菩提之行,最精妙捷徑之道,便是《解脫大手印》。該無上大法共分為前行、正行、結行、境行、覺行五大部分,其中包括隔石建壇灌頂、頓開五明成就法、菩提金剛種子灌頂、勝義浴佛法、瓶中測決預緣法等,非時之死回生法、金剛換體禪、佛降甘露長壽法和現量大圓滿等頂聖大法,是為《解脫大手印》無上密密部之成就法。《解脫大手印》佛法不屬於密宗也不是顯宗淨土宗,而是獨立無分別各大宗派完美統攝佛教整體的法門,又是任何一宗都包括,任何一宗都可修《解脫大手印》中的前行、正行、結行、境行、覺行、四大心髓法的根本上師海心髓、暇滿殊勝海心髓、最勝菩提空行海心髓、境行正覺海心髓,都是眾生解脫成佛菩薩之無上大法。至於眾生在《解脫大手印》灌頂境行的因緣上什麼時候成熟,什麼善根可得到,就看各自的誠心和緣起了。《解脫大手印》有兩類修法,一者是「登地大菩薩成就法」,第二是「福壽財富成就法」,當然最高、最好、最快捷成就的法還是「登地大菩薩成就法」。有人會想「我要的是如某某祖師、某某尊者那樣的密宗的即身成佛法」,你知道你犯了愚癡嗎?你真以為除了釋迦牟尼佛之外,還另有其他祖師大德修成了佛的嗎?就是第三世多杰羌佛也是報身佛多杰羌佛降世而來的,我明確地告訴你,在這世界的人修成即身成佛的,除了釋迦牟尼佛一聖,其他稱成佛者都是騙人的假話,沒有的事,書上寫的是誇造虛吹不實之事,彌勒菩薩比那些祖師道量高多了,比你高千萬倍,現在還沒有成佛呢,難道你說的那些祖師比彌勒菩薩還功德宏深嗎?

    在未讓諸位深入佛陀師父傳講《解脫大手印》之前,我們必須先弄懂三個不同的觀修概念,否則會落入錯誤知見中,不得受用的。在古德中也有這樣把遷意修理解為禪修的,這已落入錯誤知見,理念錯謬,開示時錯把前行入於禪修作觀,由此讓行人誤把前行的修持理解為禪觀,這樣就容易誤導落入斷滅見的邊道。大家注意一切修持佛法均得起動意念,起動意念者有三種不同類別,一遷意,二禪修,三定修。什麼叫遷意修?禪修?定修?這對於《解脫大手印》的前行、正行、境行、結行都是非常重要必須涉獵的,如果把事理混淆顛倒了,無論你怎麼修,都是沒有受用的。遷意修是事理遷轉意識,意隨其事理相依助緣,思觀判斷鑑別體會,深入自我與眾生及佛菩薩之間的實際關係情境,隨句意審觀思為遷意修;禪修則不同,而是意識不離本題,不結外緣,一切緣起不染,意識鎖絆本義事理,入句意不散亂,不捨不執,一切意識入於本題得觀而修;定修則是意識起禪得觀後,由觀得止,定一意當體放下,於意無分別,無妄思,無我無人,無釋詞名相,如如而不執,安住無修之修。

    下面即是第三世多杰羌佛親傳的《解脫大手印》前行、正行、結行的儀軌。總而言之一句,《解脫大手印》是無上正法,它能讓所有的佛教修行人皆能即生大解脫大成就的唯一至高最快捷無上頂聖的法寶。凡修《解脫大手印》的行人,一定要深悉《解脫大手印》的底蘊,其本尊為諸佛之頂首至尊,故切記不可受了《解脫大手印》灌頂又摻和其他任何佛法混合修持,更不可聽聞他人邪見開示之違背《解脫大手印》教法的說理污染善根,否則你將失掉一切悉地加持力,不得受用。要非常清楚明白,原始報身佛多杰羌佛是諸佛之尊,若以多杰羌佛為本尊與你合為一體,故多杰羌佛之三密與你之三業已一體無分,由是你即是自生佛慢之多杰羌佛,於此而又拿另外本尊駕於頭頂之上,這是玷辱法界佛祖罪。除非是第三世多杰羌佛親自傳承你修學另外本尊法,或你的上師為你授灌頂,其本尊為三世多杰羌佛,所以必須慎之。但必須聽聞或恭看第三世多杰羌開示的法音、法帶,要恭敬依教弘揚第三世多杰羌教法的上師們,努力協助他們做利益眾生的一切善事業。如果該師造惡業違背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教法,違背釋迦佛陀教戒的三聚淨戒和釋迦佛所說正規的經藏,你必須馬上離開此師;若不離開繼續助長罪業,落入邪惡、錯誤知見,你將永遠無法得到空頂禪開頂成就解脫,也無法得到現量大圓滿等頂聖佛法,而且弟子與師同等罪業不得證聖,必墮地獄。但是又要明瞭的是修學《解脫大手印》的行人,要知自己身心業重,要以謙卑之心對人,凡入廟當以其佛教禮節,對一切佛菩薩及護法等及其經藏行以恭敬之禮,以作慚愧自修之心行。《解脫大手印》的整個全文儀軌,都是我的至高佛陀師父親自所說,我雖然修證現量大圓滿進入虹身世界,今改修獲證金剛換體禪成功,由此已被佛陀師父加授為H.H.級的法王稱號,但畢竟年歲太大,證量實在有限,為大家做不了什麼,我同樣知道我是慚愧的一員,沒有資格代佛傳《解脫大手印》法。所以大家修的《解脫大手印》中的法,你們是按照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本尊傳承的法本,依佛陀師父傳法入修的,我在你們面前只是一個普通的行人,無非以真誠的心,將修學《解脫大手印》必須要明瞭且注意的關鍵造成文理告知有緣善士行者們而已。我深知自己慚愧無功,故亦學師父第三世多杰羌佛不收任何供養,只為善男信女謙卑服務。

    特別注意:將要入修的《解脫大手印》對一切行人受灌頂者、未受灌頂者均可恭敬讀誦、修持,其功德力無量之大,超越一切經藏法修,有罪無罪依法行持,決定成就解脫有餘,大家作好準備,以最真誠純淨的身口意三業,進入《解脫大手印》修持吧!





歡迎光臨 吉祥法音 (http://www.wehih.com/forum/) Powered by Discuz! 6.1.0